注册

第1992章 到底是谁傻不拉几

作品:嫡女嚣张:鬼王独宠俏医妃|作者:染指|分类:都市娱乐|更新:2019-08-03 05:06:16|下载:嫡女嚣张:鬼王独宠俏医妃TXT下载
  宫初月回头看了看夜晟,现在她倒是很想要看看夜晟他们审讯的那一套了。

  只不过夜晟却是好像在暗暗的推算着什么,宫初月已经微张的嘴,又老老实实的闭了起来。

  “交给你们了?”随后宫初月又将视线落到了容楚的脸上,待看到容楚点了点头之后,便朝着后面退了几步。

  随后,搬出了几个奇怪的仪器,不知道又在捣鼓些什么东西。

  “你们以为现在审讯我们还有什么作用?我们要做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完成了,就算是现在不将最后一点通道打通的话,你们想要将这已经挖掘好的通道填塞起来,也是需要耗费大量时间的,你们的时间不够了!”为首的那男人,自知是多不不过去的,与其等着他们来审讯,倒不如抛出一个诱饵。

  不得不说,此人还是非常的聪明的,知道抛出的诱饵,能够成功的将夜晟他们给吸引了,只要将步伐带入他的算计之中,一切就都好办了。

  事情就快要成了,他们说什么也不能死在这通道之内了!

  要不然,那么多的成果,白白被其他人给占了,他们百年来的努力,岂非一切白瞎了?

  “你以为你所说的这些,对我们有多大的诱惑力?”容楚不知何时,掏出了一柄折扇,在那些人的面前,刷的一声打开了,就这么当着那些人的面,悠哉悠哉的轻轻摇动着。

  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。

  容楚心里其实是没底的,但是他的做派却是成功的迷惑了那些人,令那些人开始慌乱了起来。

  他们谁都不敢保证,自己所说的话,对方是有上当的,所以一切的事情只能靠着他们自己的猜测。

  然而,在场的所有人,对仙尊都是不了解的,更别提仙尊身边,这几个陌生的面孔了!

  容楚和青衣还有云奚几人所表现出来的,就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。

  这让站在一边的天赐和楠星,看的眼都快直了,真不愧是站在夜晟的身边的兄弟啊!

  明明就什么都还没做呢,便已经将对手给迷惑了!

  “你你你……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其中有一个人,支撑不住这种气场了,说话也开始磕磕巴巴了起来。

  他们绞尽脑汁,都猜不到这些人到底是什么身份,在神界又是扮演什么样的角色。

  与其在这里暗暗猜测,还不如他们赶紧的问问清楚了。

  “你猜。”宫初月适时的插了一句嘴。

  这回倒是真的将那几人气到快要吐血了。

  他们要是能够猜得到的话,还要问个什么劲啊!

  “你们挖的这通道是一个符咒吧,想要以此处为中心,将神界的灵气引入,倒灌入此通道符咒之内?”夜晟此刻已经收敛了心神,缓缓转头,视线锁在了那为首之人的脸上,一双犀利的眸子,紧紧的盯着对方。

  直将对方看得冷汗直冒,就这么被夜晟看着,便觉得呼吸困难了起来……

  “真不愧是仙尊,这么短的时间内便猜到了。”为首之人虽然觉得万般的不服气,却到底还是没有否认。

  有些事情,就算是他否认了,也是没有用的。

  夜晟仍旧紧紧的盯着他,就算是他说话了,夜晟也仍旧是一声不吭的,就这么面对着他负手而立,一双眼眸紧紧的锁着他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  这种时候,夜晟这样的神色是最令人害怕的,他根本就猜不到,自己说的话,在夜晟的心里,到底激起了怎样的浪花,他所说的话,到底有没有作用。

  一切都是未知数!

  宫初月站到了夜晟的身后,在他的掌心塞了一张纸条。

  夜晟稍稍有些惊讶,这里也没有其他人,有什么话是不能直接说的呢?

  宫初月对着夜晟微微颔首,眼底神色有些复杂,夜晟倒也是不敢怠慢,弹开了掌心的纸条,上面赫然写着:此处还有暗室,暗室内还有人!

  就这么简单的几个字,夜晟看在眼里,情绪却是万分的复杂!

  他不在的这一万年里,所有人都当他死了,就连他曾经相信的这些人,现在也是吃里扒外的。

  若非宫初月来了,若非他们发现的及时,只怕到时被人用刀子架在脖子上的时候,才会察觉到这些变故吧!

  “天赐云奚,你们过来。”夜晟对着天赐和云奚招了招手,其他的人回头看了一眼,没察觉出有什么毛病,便又将视线集中到了那几个跪着的人身上。

  所有人都以为,夜晟喊天赐和云奚,是有什么其他的任务要安排,却是想不到,夜晟将纸条给他们二人看了看。

  并且还给了他们一个噤声的神色。

  两人了然,将纸条交还到了宫初月的手上,便依照着宫初月的视线所落的方向摸索了过去。

  “他们回头是要干嘛去?”青衣觉得有些傻眼,这人还没审讯完呢,前路已经没有了,这个时候那俩人回头,难道是要回去准备什么事情?

  “回去看看梦婆他们是否安好。”夜晟淡淡的应了一声。

  这里的动静,那些人是能够听到的,虽然不见得能够看到,但是以防万一,有些话自然是不能轻易地说出口。

  而后,在大家传了一圈纸条后,青衣的嘴角忍不住微微的抽动了起来。

  幸好刚才他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,要不然扰了天赐和云奚的任务,只怕到时候他会死的连骨头渣都不剩……

  “是在这个地方么?但是什么神迹都没有啊?”天赐对着云奚用了传音入密,两人大眼瞪小眼的,回头走了不少的路。

  宫初月虽然指出了大概的方位,却是没有告诉他们具体的位置,他们只能就这么一路寻找着痕迹,找的有些蒙圈。

  “你傻不拉几的,不是说了那些人会灭迹么?压根看不到任何痕迹的好么?”云奚轻叹了一声,对天赐的智商也是感到万般的捉急。

  说话间,云奚状似无意的朝着那平整的墙壁靠了过去,在墙壁发出沉闷的咚的一声后,云奚的眉头紧锁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