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

第1994章 掌命司

作品:嫡女嚣张:鬼王独宠俏医妃|作者:染指|分类:都市娱乐|更新:2019-08-03 05:06:16|下载:嫡女嚣张:鬼王独宠俏医妃TXT下载
  “心术不正!”夜晟声音冰冷,一个从进入凌烟阁开始便心术不正之人,没有第一时间将他斩杀,已经是他的失职了!

  竟然还敢来质疑他!

  他的职责便是维护凌烟阁,而不是为了重视某一人!

  “心术不正?哈哈哈……我做了那么多,还不是为了想要博取你的关注?可你呢?出了训斥我,还做了什么?说我是叛徒?我没有背叛凌烟阁!”白衣少年持着剑的手,明显的开始颤抖了起来,他的心口剧烈的起伏着。

  经历了这么多年,再次看到夜晟的时候,他还是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!

  仙尊在他的眼里,就像是神一样的存在,从他进入凌烟阁开始,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仙尊能够正眼看他一眼,可是他做了那么多,那么的努力,在仙尊的眼里,他仍旧如同那芸芸子弟一般的平常。

  仙尊的眼里,自始至终都没有他的存在。

  他不甘心,他怎么能甘心?

  白衣少年眼角缓缓的流淌下了一滴热泪,过去的那些年,他过的真的是太苦了。

  他从不承认他所做的那些事情,是背叛了仙尊!他不承认!

  他可以背叛凌烟阁,却是绝对不会背叛仙尊!

  “你这心理可是够扭曲的啊……”宫初月眉头紧锁,刚才这白衣少年的一番话,明显就是问题青年才会有的思想么?

  很明显的,就是一种变态的依赖关系,或者是有一种极度的缺乏自信,迫切的需要得到别人认同的病态心理。

  “你懂什么?”白衣少年被宫初月戳心窝子的话,刺激的脸色涨红。

  然而,仅管到了这种地步了,他紧捏在手中的长剑仍旧没有动。

  “你还跟他们废话什么?等着他们来弄死我们吗?”其他两人瞧着这局势不对劲。

  皆是将视线落到了那白衣少年的身上,不是说他与仙尊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么?

  怎么仇人见面,还扯出了这么多有的没的?

  “要打要杀随便!既然已经被你们发现了,我们便没有打算逃!”

  两人见那白衣少年应该是靠不住了,此刻只能靠他们自己了,毕竟都是有血性之人,死了大不了就是碗大的疤,下辈子仍旧是好汉一条!

  哪像那白衣少年,在这里说那么多,明显的就是怕死的表现!

  “你们说的倒是阔气,要打要杀随便?那刚才你们还挣扎什么?还躲什么?”白衣少年听出了他们话里那种讽刺的意思,转头有些不耐烦的瞪了那两人一眼。

  对于他来说,这两人就是可有可无的,若非不是逼不得已,谁会跟他们一起共事?

  “你!你说的是什么话?”那两人被气的不轻,提着剑便朝着那白衣杀念砍了过去。

  打算是将所有的恩怨在今日一起了了!

  白衣少年轻嗤,心中倍感不屑,这两人简直就是白痴,他为何一直说话,不动手?

  一旦这通道塌了,他们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!

  这里根本就支撑不起那种大场面的打斗!

  多释放几个大招,便能将这通道给震塌。

  可这两个白痴,压根不懂他的用心良苦!只是一味的喊打喊杀。

  他们以为,还能够杀了仙尊逃出去?

  站在他们对面的可是仙尊啊!

  更别提,在仙尊的身后还有几个人,虽然看不透这几人的修为,单从人数上,对方就已经赢了!

  白衣少年没办法,那两人已经动手了,他只能被迫去接下那两人的攻击。

  也就是这几招之下,通道竟然开始隐隐的颤抖晃动了起来!

  “别打了!你们想一起被埋在这里么?这通道坍塌困得住我们,却不一定困得住仙尊!”白衣少年气急,没办法只能大喊了起来。

  他还不想死,他的事情还没完成,他不能死!

  他就不相信,仙尊的眼里永远不会有他的影子!

  “现在该怎么办啊?”那两人看着这动静,也停下了动作,对面站着仙尊,他们后面没有任何的退路。

  刚开始的时候,接到这个任务,他们是非常的开心的,以为是领了个轻松的差事,又没有性命之忧,还能吃饱喝足,每天只需要监工就行。

  却是没有想到,最后的结局竟然是这样的。

  很显然的,当初那人给他们任务的时候,就已经想到了,可能会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!

  所以说,他们不过就是那人手中的一颗弃子罢了,事情办成了自然是有奖赏,没有办成,便是随时可以抛弃去死的。

  意识到这一点后,那两人的情绪都不太高,心情都有些失落。

  却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,终究还是要一死的。

  仙尊怎么可能会放过他们呢?

  “既然已经这样了,说出你们的幕后主使,我容许你们继续活着。”夜晟适时的抛出了橄榄枝。

  这些人的求生欲可不是一般的强。

  “掌命司,司主:柏羽。”白衣少年不等那两人说话,便缓缓开了口。

  掌命司司主柏羽,当初可是凌烟阁仙尊的至交好友,两人之间的关系,令许多势力生恨,却又无可奈何。

  可是谁又能够想到,仙尊的殒命,竟然还有掌命司的手笔。

  “柏羽?呵……”夜晟冷冷的笑着,突然手臂一扬,一道略显刺鼻的气味在这空间内弥漫了开来。

  那三人眼中闪过一抹慌乱之色,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便已经软绵绵的倒了下去……

  “你这是什么东西?”宫初月有些惊讶,这不是她给夜晟的东西。

  “岛上特有的一种植物磨成的粉。”夜晟摊开手掌,当年的他很不屑使用这些小招数,自从遇上了宫初月之后,倒是什么都做得出来了……

  这种被人称之为不那么光明的招数,在宫初月的眼中,却也是属于实力的一部分。

  甚至,她会说,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,运气好也不能否认那人的实力。

  “将所有人都带上去,看管好了,这通道的事情,我还需要研究一下。”夜晟拍了拍手手,将手心整理干净之后,才又对着宫初月缓缓的伸出了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