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

第1995章 您的洁癖呢

作品:嫡女嚣张:鬼王独宠俏医妃|作者:染指|分类:都市娱乐|更新:2019-08-03 05:06:16|下载:嫡女嚣张:鬼王独宠俏医妃TXT下载
  “什么?”宫初月有些懵,事情进展的太过迅速了,以至于她一时间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,夜晟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  夜晟看着宫初月,那红唇微启,一脸茫然的看着他的样子,觉得万分的可爱,那种骨子里透出的魅惑,加上宫初月呆萌的神情,凑在一起,竟然有一种别样的诱惑。

  “将你的探测器给我,你跟着我,其他人撤出去。”夜晟上前一步,接过了宫初月手上的探测仪。

  “可是我们都离开的话,万一这里发生什么意外的话怎么办?”容楚有些担忧,所有人都出去,就只有宫初月和夜晟在这里里面。

  到时候,发生事情的话,就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的!

  “没事,这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,我需要探查一个这符咒的功效。”夜晟自然是知道容楚的担忧,其实这里面还有没有人他们清楚的很。

  既然夜晟已经这么说了,容楚等人也没反对。

  带着那帮人直接出去了。

  临走之前,也没忘了去将云奚和青衣叫上一起。

  “你让我也一起留下来,应该不是要探测这么简单吧?”宫初月瞧着已经空无一人的通道,回身悄悄地问了一句。

  “将白芨给带出来吧。”夜晟看了看宫初月,唇角露出了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。

  “怎么了?”宫初月有些不解,却还是按照夜晟的意思,将白芨给唤了出来。

  这么一个空的通道,白芨出来有什么用啊?

  “娘亲,爹爹!”白芨似乎是早就预料到了夜晟的想法,宫初月还没让他出来的时候,便已经站在屋子外面等着了。

  “芨儿,你看看这里你能够看出什么不同。”夜晟轻轻的拍了拍宫初月的肩膀,他知道她一头雾水,但是这些事情现在解释也没什么必要,待会宫初月自然会明白的。

  “我知道,这是一个符咒,这个符咒我曾经见过。”白芨在血石内的时候,便已经盯着外面的场景了。

  “说说你的看法。”夜晟应声,对白芨的反应很满意。

  他便是打了这样的主意,从他来了神界之后,便打算将白芨给带出血石,让他跟着他一起历练。

  如此才能够更快的成长,在血石内毕竟是受到宫初月保护的,没有多大的危险。

  “孩儿倒是觉得,这些人的想法倒是很简单的,想要通过这个符咒,结合外面的阵法,想要掌控神界的灵气运转,以此来改变整个神界的格局。

  灵气可是关乎着所有人的修炼的,灵气浓郁程度发生改变,自然就意味着,神界各个势力众人修炼的程度就会有所改变。

  假如真的如同他们所想的那般,能够随心随遇的掌控灵气的话,那神界各个势力的衰败便也在他们的掌控之中,只是可惜,想法是好的,只是实践起来,太难,并且要耗费太长的时间,整个神界,能够做到如此大格局的地方,只有两处,一处是这里,另外一处便是凌烟阁!

  凌烟阁的话,实施起来比较的困难,凌烟阁弟子众多,想要避人耳目的话,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。”

  白芨声音软糯,明明还是个半大的孩子,实际年龄还小的可怜。

  虽然白芨的年龄,不能按照实际的来比,可是在宫初月的眼中,白芨就是个幼儿……

  此刻,看到白芨能够有这样的见地,宫初月的心中泛起了一阵阵的酸涩,这才多大的孩子啊,都懂这些了。

  “分析的很到位。”夜晟不像是宫初月,有什么酸涩的心情,对于他来说,白芨早一日变得强大起来,他便早一日能够放心。

  白芨的身份不同寻常,不能以寻常的心思来看。

  “既然如此,爹爹打算要怎么处理呢?”白芨朝着那还没有挖掘好的一部分通道看了过去,依照他那残缺的记忆来猜的话,这符咒后面已经没有多少了。

  “符咒打通之后,还需要再填充才能起到那种效果,打不打通倒是无所谓的,那些人不过就是被柏羽给欺骗了,打通之后,柏羽才有第二步的计划。”

  夜晟心思深沉,说话却是条理清晰。

  “既然如此,将这通道给打通吧。”白芨歪着脑袋想了想,随后看向了宫初月,看到宫初月对着他点了点头之后,白芨这才慢悠悠的说了起来。

  他的想法可是大胆的,寻常人的话,或许会选择将这通道给毁去。

  但是,他却是主张将这通道打通。

  “正合我意。”夜晟轻轻的应了一声,这一次带白芨出来,便是想要带他好好的锻炼一番。

  此刻看到白芨的表现,他倒是非常的满意。

  “没想到你们父子倒是看问题想法都一样的。”宫初月赶到万分的欣慰,她是真的没想到,白芨和夜晟竟然还能有这样的交流。

  夜晟对这父亲身份的领悟,可是比她想象中的要高明多了。

  “那是自然,子随父那不是很正常的么?”白芨萌蠢的声音,缓缓传来,一副小大人的模样。

  这一幕,倒是将宫初月和夜晟逗得呵呵的笑了起来。

  仅管不太想,但是白芨还是一天天的大了起来,真是应了那句话,看不见自己变老,只能看到孩子一天天的大了。

  这种丈夫孩子在身边的感觉,倒是无比的幸福的。

  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便开始吧?”夜晟笑了笑,对着未完成的通道,比划了一番。

  “就我们三个人?”宫初月有些傻眼,没有图纸,她要怎么挖?

  “不然你还想要多少人?”夜晟挑眉,有些好笑的看着宫初月。

  这女人不会以为还有什么大的工程要做吧?

  都说是已经收尾的了,他们三个人完全就可以搞定了。

  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想说,你什么时候这么不怕脏了?”宫初月无语,夜晟不是有洁癖么?

  这种洁癖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,现在竟然自己挖通道?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么?

  “有你在,怕什么?”夜晟轻笑,挽起了袖子,便拿起了一旁的工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