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

第1998章 猜中了结局,没猜中过程

作品:嫡女嚣张:鬼王独宠俏医妃|作者:染指|分类:都市娱乐|更新:2019-08-03 05:06:16|下载:嫡女嚣张:鬼王独宠俏医妃TXT下载
  “你忽悠的本事这么强悍,有几个人抵得住你的金口玉言?”夜晟轻笑,随后将手中画着的图纸,递到了宫初月的眼前。

  “切……”宫初月哼哼了两声,视线落到了夜晟所画的那张图纸之上。

  刚开始看的时候,还有些迷糊,仔细一瞧,却是发现,这赫然就是他们今天进去的通道啊!

  “这通道符咒是长这样的吗?”宫初月看着这图纸,和她用仪器扫描出来的,可是大不一样的。

  她的扫描是有很多断层的,并且是立面重叠的,而夜晟所画的,便是一个完整的符咒的形状。

  “正是这样的,爹爹所画的符咒是一模一样的呢。”白芨看着那张图纸,脸上的神情可谓是非常的骄傲的。

  爹爹在他的眼里,可是无所不能的!

  “这还真的是一场浩大的工程。”宫初月忍不住咋舌,那什么掌命司的柏羽,还真的是厉害的很啊,能够有心思耗费这么长的时间,在挖掘符咒上。

  与此同时,容楚几人已经到了关押那几人的院子。

  影子和黑巴还有壮壮,正守在院内,突然瞧见一群人去而复返,脸上的神情要多震惊,就有多震惊,更何况那一群人脸上的神情,一个个都高深莫测。

  影子还以为是发生什么事情了,当即便迎了上去,想要问问是不是宫初月出事了。

  倘若,真的是宫初月那个女人出事的话,只怕他要后悔死!

  为何今日,他要离开宫初月那个蠢女人呢!

  “你们想要做什么?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影子思来想去,还是冲了出来,挡在了容楚的面前。

  “你跟我们进来看看就知道了。”容楚其实瞧不见影子的存在,但是能够感受到一团雾气一样的人形,挡在了他的面前,如此便猜测到了是影子来了。

  “来吧来吧,不来可是要后悔的哦!”青衣第一时间对着影子挥了挥手。

  这一群人神秘兮兮的样子,倒是弄得影子万般的好奇了。

  在容楚推门进去之后,第一时间便跟了上去。

  只见,他们朝着那白衣少年所关押的房间而去。

  进去了之后,容楚便静静的站在门口。

  “你们又来做什么,我说了,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!倘若真想问的话,就让仙尊来问我!除了他,我谁都不会告诉!”白衣少年仍旧是那么倔强,在他的想法里,所有人都不及夜晟那一人!

  “想要见夜晟?”容楚眉梢轻佻,脸上的表情带着些许的讥讽之色。

  “滚!”白衣少年自知仙尊是不会想要见他的,不为别的,自然是因为这么多年的认知。

  “他有话要我带给你。”容楚浅笑,这白衣少年活了这么长的岁月,脾气倒像是个孩子,一点就炸的。

  如此,也正是合了容楚的意。

  “什么话?”白衣少年最开始的时候,还是倔强着什么都不说的,但是容楚一直绷着一张脸,紧紧的盯着他,弄得他夜晟非常的好奇了起来。

  他倒是真的非常的想要知道,仙尊那样的人,能够带什么话给他,会有什么样的话要多他说。

  “他说,当真要无视你的话,当初就会救你,便会任由你在街上流浪,任由你与那流浪的恶狗抢食,任由你饿死街头!”容楚说的绘声绘色的,仿佛是真有其事一般。

  虽然后面几句话,是他自己随便加的,但是那些场面随便想想也能够想得到的。

  “他真的是这么说的?”白衣少年静静的坐着,眼中的情绪,从波澜无惊,到碧波狂澜,最后再到几近奔溃,情绪的转换令人咋舌。

  “自然,要不然当年的事情,谁会知道?”容楚应了一声,他们是来凑热闹的。

  可是,当亲眼见到这一幕的时候,心中那燃烧的火苗,突然之间便灭了下去……

  一个渴望被爱,渴望被重视的人,到底是经历了怎样的心酸啊!

  “是我对不起他……”白衣少年逐渐的瘫坐在了地上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。

  原来,他的出现,他能够进入凌烟阁,便已经是被重视了……

  “是我对不起他啊……呜呜呜呜……我为何会做出那样的事情,为何会听信那些人的话?为何!我为何会如此的愚蠢!啊啊啊啊……”白衣少年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胳膊,将脑袋埋进了怀中,声嘶力竭的哭泣着。

  幡然醒悟的刹那,他的心口像是被人从里撕裂开来那般的疼痛!

  他是真的后悔了,他是真的醒悟了……

  “我要见仙尊,能不能带我去见仙尊……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与仙尊说……”许是苦累了,白衣少年也没有再继续喊了,反倒是爬了起来,委屈的求着容楚。

  “将他捆上,带去书房。”容楚倒是没有什么好疑虑的,横竖此人也翻不出天去,他倒是想要看看,这白衣少年能对夜晟说什么。

  “这就将他带走了?”青衣和云奚齐齐发声,万一这小子一直在演戏,途中生变怎么办?

  “不然呢?你还想要抱着他走?”容楚轻嗤了一声,不明白青衣和云奚这两人,脑子里是不是塞了浆糊?

  这种境地,还能有什么计谋可言?

  就这小子,单qiang匹马的,还能逃出生天不成?

  “滚滚滚……谁要抱着他走!”青衣和云奚立马弹开了几米远,眼底满是嫌弃之色,大家都是男人,搂搂抱抱的像话么?

  书房内,夜晟教着白芨一些基础的符咒,白芨从今日开始,也算是正式的入门了。

  宫初月看着这些复杂的符咒阵法之类的,开始昏昏欲睡,正困得厉害。

  容楚几人便回来了。

  “他要见你,就在门外,说是有事跟你说。”容楚进来的时候,先是对着宫初月投去了你厉害的眼神,这才指着外面说了一句。

  “带他进来吧。”夜晟心中想些什么,也没说出口。

  这白衣少年当初到底做下多少事情,他还没有查清楚。

  当时,事情发生的太突然,还没来得及反应,他便如了轮回。

  进入了下界凡尘之中。

  所有的修为以及记忆,也遭遇了层层封印,直到此刻,他仍旧想不明白,柏羽为何要做下这么多的事情。

  现在的神界,明显的没有当初那般的繁华,这当着那就是柏羽想要的吗?

  “仙尊……我错了,不求仙尊能够原谅,我犯的错误大抵已经是十恶不赦的了,只求仙尊能够听我把话说完。”白衣少年进门便噗通一声跪了下来。

  看向夜晟的视线,也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。

  刚刚才收敛憋回去的眼泪,又再一次的不受控制的流淌了下来……

  这么多年,他真的是错的离谱啊……

  “你说。”夜晟缓缓落座,神色威严,这气度分分钟的恢复到了仙尊的状态。

  那种由骨子里散发出的尊贵气质,岂非一般人能够驾驭的?

  “当年我受柏羽所蛊惑,柏羽跟我说了很多事情,一次次的让我告诉他凌烟阁内部的事情,第一次的时候,我只是觉得,掌命司司主是仙尊的好友,很多事情,他应该是都知晓的,所以就没有顾虑,将一些小事情都告诉了他。

  后来,慢慢的,他开始问我一些凌烟阁内部机密的事情,刚开始我不想说,后来他又蛊惑我,说是早就知道了一些,甚至江湖上还有一些传闻。

  一来二去的,我不清楚实情,便将知道的一些事情都告诉他了。

  却是没有想到,后来我的心思,也就被他给牵着逐渐的走远了,在一次次的见到仙尊之后,曾经的感激,竟然逐渐的化为了憎恨……”

  白衣少年哭的很伤心,说起这些往事的时候,几近晕厥……